汇源通信(000586.CN)

蓝盾光电应收款高企 法定代表人钱江曾6次送官员金条

时间:20-07-14 06:58    来源:新浪

原标题:蓝盾光电应收款高企 法定代表人钱江曾6次送官员金条

中国经济网

编者按: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盾光电”)将于7月15日首发上会,公司此次拟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保荐机构为华龙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此次发行不超过3297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25%。蓝盾光电此次拟募集资金6.90亿元,其中,2.10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及监测仪器生产基地建设项目,2.51亿元用于大气环境综合立体监测系统及数据服务建设项目,4954.97万元用于运维服务体系建设项目,1.80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项目。蓝盾光电在报告期内,未进行股利分配。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营业收入分别为4.43亿元、4.94亿元、6.40亿元、7.78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4.84亿元、5.77亿元、5.80亿元、6.84亿元。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824.61万元、3203.90万元、7178.93万元、1.53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957.52万元、6478.10万元、7711.86万元、9889.76万元。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计入营业外收入和其他收益的政府补助合计金额分别1310.05万元、1307.99万元、1347.45万元、3884.66万元;计入递延收益的政府补助余额分别为2428.00万元、3057.08万元、3512.78万元、2276.04万元。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资产总计分别为6.66亿元、8.46亿元、9.71亿元、12.08亿元;负债合计分别为4.12亿元、4.89亿元、5.32亿元、6.10亿元。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2.14亿元、2.20亿元、2.35亿元、3.61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8.42%、44.59%、36.68%、46.43%;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1.91亿元、1.91亿元、1.95亿元、3.15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33.13%、26.67%、25.39%、31.51%;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99次、2.27次、2.81次、2.61次;同期行业均值分别为2.10次、2.19次、2.41次、2.03次。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84亿元、2.23亿元、2.43亿元、2.53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32.00%、31.14%、31.60%、25.36%;存货原值分别为1.85亿元、2.24亿元、2.46亿元、2.58亿元;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88次、1.52次、1.70次、1.91次;同期行业均值分别为1.62次、1.54次、1.74次、1.52次。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2.84%、36.99%、37.43%、38.30%。其中,环境监测领域毛利率分别为37.80%、41.65%、41.94%、38.29%;交通管理领域毛利率分别为27.59%、31.18%、31.50%、32.10%;气象观测领域毛利率分别为40.28%、51.35%、39.78%、51.38%;军工雷达部件领域毛利率分别为37.35%、41.39%、42.63%、43.10%。

蓝盾光电下属分公司存一项税务处罚。2019年1月25日,国家税务总局沈阳市沈河区税务局对蓝盾光电下属分公司--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作出《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沈河税五里河罚[2019]5号。因该分公司未在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材料,国家税务总局沈阳市沈河区税务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办法》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对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罚款人民币1435元整。2019年3月该分公司已注销。

蓝盾光电还存在一项合同诉讼。2013年3月18日,公司与深圳市全球锁安防系统工程有限公司签署《项目委托合同书》,公司履行完毕合同主要义务后,深圳市全球锁安防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未能依据合同约定支付合同款项。2016年1月,公司诉至安徽省铜陵市铜官区人民法院,要求全球锁安防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支付货款98.40万元。同年11月7日,安徽省铜陵市铜官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判决深圳市全球锁安防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尚欠发行人的货款91.26万元。目前,该案件正处于执行阶段,深圳市全球锁安防系统工程有限公司仍未向发行人支付货款。

另据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显示,蓝盾光电曾多次卷入官员受贿案。其中,蓝盾光电法定代表人钱某先后6次以拜年为由送金条。蓝盾光电各版招股书显示,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钱江。

2020年6月2日,裁判文书网发布《赵强受贿罪二审刑事裁定书》,被告人赵强利用担任安徽省公安厅办公室主任、交警总队总队长、副厅长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等。2008年至2013年春节期间,蓝盾光公司法定代表人钱某先后6次到赵强办公室,以拜年为由共送给赵强质量450克、价值13.32万元的六块金条,其中2008年、2009年春节期间各送一块50克的“周大福”金条。

另据证券市场红周刊,蓝盾光电招股书显示,在资产负债表中,2018年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21984.13万元、长期应收款5091.59万元和坏账准备3938.28万元,其合计金额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金额要多出6796.92万元,这一结果与理论上形成的11038.21万元新增债权相差了4241.29万元,即在2018年有4000多万元含税营业收入是存在虚增嫌疑的。

据长江商报,蓝盾光电于2001年12月成立,由国资股东三佳集团、通源投资、光机所(全称为中国科学院安徽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以及刘文清等6名自然人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为3558万元。2018年10月8日,持股5.06%的重要股东吴群将其所持350万股股份转让给隆华汇投资,转让总价1909.37万元,每股相当于5.46元/股。证监会安徽监管局公开的信息显示,2018年9月17日,蓝盾光电已经辅导报备。根据蓝盾光电公开信息,公司在2017年就开始筹划推动上市事宜。

2019年4月,公司递交了A股上市申请,仅过5个月就进行了预披露更新。作为蓝盾光电重要股东,不可能不知晓公司推进上市事宜及其进展 ,在递交上市申请前夕突然清仓撤退,着实让人不解。吴群转让股权是被迫还是自愿?是否存在纠纷?吴群为何要转让股权?蓝盾光电“惜墨如金”,未做任何解释。

此外,长江商报还报道称,袁永刚手握数百亿资产,曾相继涉足过汇源通信(000586)、大港股份、新宁物流、华锦股份等10多家A股公司。除了投资收购安德利外,袁永刚频频向市场抽血。2019年以来,东山精密股价大幅上扬,袁永刚趁机高位减持套现,目前已套现约10亿元。袁永刚、王文娟夫妇实际控制的蓝盾光电正在紧锣密鼓冲击A股IPO,拟募资4.74亿元。除通过蓝盾光电IPO募资、大举减持东山精密等途径抽血外,袁永刚还频频推进东山精密股权融资向市场抽血。与之相对的是,袁永刚回报给投资者的十分有限。作为袁氏家族产业根基,上市以来,东山精密股权融资56亿元,而派现仅2.2亿元。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蓝盾光电,公司回复采访邮件表示,目前公司无暇接待采访。

主营高端分析测量仪器制造等

蓝盾光电主营业务是高端分析测量仪器制造、软件开发、系统集成及工程、运维服务、数据服务和军工雷达部件的生产。

蓝盾光电控股股东为袁永刚,其直接持有公司3156.85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1.92%,并担任公司董事;共同实际控制人为袁永刚与王文娟夫妇,二人共同控制金通安益二期,金通安益二期持有公司14.60%的股份,袁永刚夫妇合计控制公司股份比例为46.52%。袁永刚与王文娟均为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

蓝盾光电此次拟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保荐机构为华龙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此次发行不超过3297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25%。蓝盾光电此次拟募集资金6.9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运用于以下项目:

1.研发中心及监测仪器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总投资额2.10亿元,拟用募集资金投入金额2.10亿元;2.大气环境综合立体监测系统及数据服务建设项目,总投资额2.51亿元,拟用募集资金投入金额2.51亿元;3.运维服务体系建设项目,总投资额4954.97万元,拟用募集资金投入金额4954.97万元;4.补充营运资金项目,总投资额1.80亿元,拟用募集资金投入金额1.80亿元。

蓝盾光电分别于2019年4月10日、2019年9月9日、2020年6月30日、2020年7月9日报送申报稿,各版本申报稿均显示,蓝盾光电在报告期内,未进行股利分配。

2019年营业收入7.78亿元 净利润1.53亿元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营业收入分别为4.43亿元、4.94亿元、6.40亿元、7.78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4.84亿元、5.77亿元、5.80亿元、6.84亿元。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824.61万元、3203.90万元、7178.93万元、1.53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957.52万元、6478.10万元、7711.86万元、9889.76万元。

2019年计入递延收益的政府补助余额2276.04万元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计入营业外收入和其他收益的政府补助合计金额分别1310.05万元、1307.99万元、1347.45万元、3884.66万元。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计入递延收益的政府补助余额分别为2428.00万元、3057.08万元、3512.78万元、2276.04万元。

蓝盾光电表示,报告期内,公司获得的政府补助金额较大。若国家相关政策发生变化,或者公司无法持续满足取得政府补助的条件,公司未来将面临政府补助下降的风险。

2019年总资产12.08亿元 总负债6.10亿元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资产总计分别为6.66亿元、8.46亿元、9.71亿元、12.08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分别为5.76亿元、7.15亿元、7.69亿元、9.98亿元;非流动资产分别为8969.72万元、1.31亿元、2.02亿元、2.09亿元。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负债合计分别为4.12亿元、4.89亿元、5.32亿元、6.10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3.71亿元、4.42亿元、4.69亿元、5.42亿元;非流动负债分别为4084.80万元、4708.64万元、6306.39万元、6815.50万元。

2019年应收账款余额3.61亿元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2.14亿元、2.20亿元、2.35亿元、3.61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8.42%、44.59%、36.68%、46.43%。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1.91亿元、1.91亿元、1.95亿元、3.15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33.13%、26.67%、25.39%、31.51%。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99次、2.27次、2.81次、2.61次;同期行业均值分别为2.10次、2.19次、2.41次、2.03次。

2019年存货账面价值2.53亿元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84亿元、2.23亿元、2.43亿元、2.53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32.00%、31.14%、31.60%、25.36%。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存货原值分别为1.85亿元、2.24亿元、2.46亿元、2.58亿元。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88次、1.52次、1.70次、1.91次;同期行业均值分别为1.62次、1.54次、1.74次、1.52次。

2019年综合毛利率38.30%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2.84%、36.99%、37.43%、38.30%。军工雷达部件领域毛利率分别为37.35%、41.39%、42.63%、43.10%。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环境监测领域毛利率分别为37.80%、41.65%、41.94%、38.29%;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43.98%、47.32%、45.15%、43.65%。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交通管理领域毛利率分别为27.59%、31.18%、31.50%、32.10%;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38.69%、36.56%、34.94%、29.21%。

2016年至2019年,蓝盾光电气象观测领域毛利率分别为40.28%、51.35%、39.78%、51.38%;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43.34%、39.61%、42.89%、38.78%。

下属分公司存一项税务处罚

招股书显示,蓝盾光电下属分公司2019年曾遭国家税务总局沈阳市沈河区税务局处罚,处罚原因为未在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材料。

2019年1月25日,国家税务总局沈阳市沈河区税务局对发行人下属分公司--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该分公司已于2019年3月注销)作出《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沈河税五里河罚[2019]5号)。因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未在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材料,国家税务总局沈阳市沈河区税务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办法》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对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罚款人民币1435元整。

《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办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如下:纳税人未按照规定的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资料的,或者扣缴义务人未按照规定的期限向税务机关报送代扣代缴、代收代缴税款报告表和有关资料的,由税务机关责令限期改正,可以处二千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可以处二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的罚款。

2019年1月25日,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已向国家税务总局沈阳市沈河区税务局足额缴纳了1435元税务罚款。

2019年2月22日,国家税务总局沈阳市沈河区税务局出具《清税证明》,确认截至2019年2月22日,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所有税务事项均已结清。2019年3月13日,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办理完毕了工商注销登记手续。

上述行政处罚案件罚款金额较小且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办法》第六十二条规定的“情节严重”情形,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已纠正上述纳税不规范的情形且已足额缴纳罚款。上述行政处罚事项不影响发行人的正常生产经营,且不构成重大违法违规行为,不会对发行人本次发行上市构成法律障碍。

存一项合同诉讼

招股书显示,2013年3月18日,发行人与深圳市全球锁安防系统工程有限公司签署《项目委托合同书》,约定由发行人向深圳市全球锁安防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提供空气质量监测系统设备。发行人履行完毕合同主要义务后,深圳市全球锁安防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未能依据合同约定支付合同款项。

2016年1月,发行人诉至安徽省铜陵市铜官区人民法院,要求全球锁安防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支付货款98.40万元。2016年11月7日,安徽省铜陵市铜官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2016)皖0705民初1号),判决深圳市全球锁安防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尚欠发行人的货款91.26万元。

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该案件正处于执行阶段,深圳市全球锁安防系统工程有限公司仍未向发行人支付货款。

发行人在上述诉讼、仲裁事项中均为债权人(原告方),因合同对方未按合同约定履行给付义务,故向法院或仲裁委员会提起诉讼、仲裁,属于发行人正当行使索取被告所欠款项的权利,且发行人已遵循谨慎性原则相应计提了坏账准备,上述诉讼、仲裁案件不会对发行人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多次卷入官员受贿案 法定代表人曾先后6次给官员送金条

裁判文书网四份文书显示,蓝盾光电曾多次卷入官员受贿案,其中一份裁判文书显示,公司法定代表人钱某曾先后6次给官员送金条。蓝盾光电各版招股书显示,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钱江。

2020年6月2日,裁判文书网发布《赵强受贿罪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一审法院判决查明,自2004年至2018年期间,被告人赵强利用担任安徽省公安厅办公室主任、交警总队总队长、副厅长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相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利用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以上共计499.5858万元。

其中,为感谢赵强对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的帮助和继续关照,2008年至2013年春节期间,蓝盾光公司法定代表人钱某先后6次到赵强办公室,以拜年为由共送给赵强质量450克、价值13.32万元的六块金条,其中2008年、2009年春节期间各送一块50克的“周大福”金条。

2018年9月20日,裁判文书网发布《吴风云受贿二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3年至2016年期间,被告人吴风云在担任盘州市环境保护局环境监测站副站长、站长期间,利用其负责采购环境监测设备的职务之便,在安徽蓝盾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向盘州市环境保护局环境监测站销售设备的过程中,先后分两次共计收受该公司贵州片区业务员杨某贿赂的现金人民币8.5万元。

2014年10月30日,裁判文书网发布《施某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0年至2013年期间,被告人施某四次收受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送给的现金共计35000元。利用职务便利,为该公司的烟气在线监控系统在铜陵市的持续使用、运营维护费用核定拨付方面给予帮助。

其中,2010年、2011年春节前,时任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环境仪器厂厂长的黄某,在被告人施某办公室,分别送给施某现金5000元、10000元,施某予以收受;2012年、2013年春节前,时任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环境仪器厂副厂长的成某,将被告人施某约至铜陵市环保局门前,在其车内,两次送给施某现金10000元,共计20000元。

2014年10月30日,裁判文书网发布《郭某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经审理查明,在2008年至2013年期间,被告人郭某利用担任铜陵市环境保护局环境监察支队副支队长的职务便利或影响,多次收受业务单位财物,其中,2008年至2011年春节前,被告人郭某在其家中或办公室里收受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环境仪器厂厂长黄某送的10000元现金和3000元购物卡。

应收款项不能支持收入真实性

据证券市场红周刊,蓝盾光电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末的应收账款净额和长期应收款(主要为分期收款销售模式下形成的到期日一年以上的长期应收款项)净额合计分别为22362.27万元、23299.71万元和28587.61万元,占当期期末资产总额比例高达33.59%、27.55%和29.44%,如此占比数据显示,公司有很多资产是被留滞在应收款项之中了。

对于蓝盾光电来说,应收账款和长期应收款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对营业收入的支持力度较弱之中。分析营业收入与财务报表中的关联数据,《红周刊》记者发现,其各年度应收款项金额虽然很大,但与营业收入在勾稽关系处理上却不能获得合理匹配。

例如,2018年营业收入有63955.13万元(如表1),其中“仪器设备及系统”与“军工雷达部件”“系统集成及工程”和“运维及数据服务”的收入额分别有27359.21万元、26820.41万元和9750.86万元。根据招股书,这三类收入分别适用17%、11%和6%的增值税税率,考虑到2018年5月部分税率的下调,推算出2018年全年的含税营业收入大约有71780.29万元。

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57982.70万元,另外,预收款项减少2759.38万元,这是预先收到的款项在本期结算为收入而减少的部分,因此加上这部分预先收到的现金流量,则涉及本年度营业收入的现金流量流入金额为60742.08万元,将这一金额与含税营业收入勾稽,可发现有11038.21万元未付现的含税营收理论上将形成相应的经营性债权,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中。

在资产负债表中,2018年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21984.13万元、长期应收款5091.59万元和坏账准备3938.28万元,其合计金额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金额要多出6796.92万元,这一结果与理论上形成的11038.21万元新增债权相差了4241.29万元,即在2018年有4000多万元含税营业收入是存在虚增嫌疑的。

2017年的营收数据面临同样的尴尬。2017年,蓝盾光电含税营业收入有55911.65万元,而同期57695.02万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在剔除预收款项增加额6319.78万元之后,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了51375.24万元,将之与同期含税营业收入勾稽,有4536.41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并未收现,理论上这将形成新增债权。

奇怪的是,2017年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长期应收款和相关坏账准备合计要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金额多出1143.50万元,这一结果与理论上应该形成4536.41万元新增债权结果是明显不符的。

蓝盾光电虽然在招股书中提及“以背书方式结算供应商款项”情况,但并没有具体说明相关金额多少,如果真的有数千万元的背书方式结算,那么这个规模的金额足以影响投资者对相关数据的分析,然而公司却不做具体数据的披露,显得是有些不太合理的。

IPO前重要股东诡异转让5%股权

据长江商报,蓝盾光电于2001年12月成立,由国资股东三佳集团、通源投资、光机所(全称为中国科学院安徽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以及刘文清等6名自然人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为3558万元。

成立仅一年,股权转让开始。2002年12月,三佳集团、通源投资、光机所将所持股权全部转让,受让方永盛投资、人和投资、鑫源投资均为员工持股平台。这意味着,公司实现民营化改制。2007年,另一个员工持股平台万里投资出资487.98万元受让524.28万股股份。

实际上,永盛投资、人和投资、鑫源投资及万里投资均存在大规模股权代持行为,名义上合计持有41名股东,实际股东数高达1901名。直到2015年11月,这4家员工持股平台将所持股权全部转让给新盾投资,职工持股现象才得以清理。只是,纷繁复杂的代持行为,是否潜存纠纷仍是个谜。

值得一提的是,万里投资受让股份时,价格为每股0.93元,明显低于此前股东出资、增资对应的每股出资额价格。这一现象,公司未作解释,令人费解。

最为蹊跷之处在于,2018年10月8日,持股5.06%的重要股东吴群将其所持350万股股份转让给隆华汇投资,转让总价1909.37万元,每股相当于5.46元/股。

证监会安徽监管局公开的信息显示,2018年9月17日,蓝盾光电已经辅导报备。根据蓝盾光电公开信息,公司在2017年就开始筹划推动上市事宜。

不可否认,在A股市场,上市就是一场资本盛宴。2019年4月,公司递交了A股上市申请,仅过5个月就进行了预披露更新。作为蓝盾光电重要股东,不可能不知晓公司推进上市事宜及其进展 ,在递交上市申请前夕突然清仓撤退,着实让人不解。

吴群为何要转让股权?蓝盾光电“惜墨如金”,未做任何解释。

不过,受让方隆华汇投资是一家私募基金,其实际控制人之一曹蕴与蓝盾光电实控人袁永刚关系不一般。金通安益投资、金通智汇投资、隆华汇股权投资均为袁永刚控制企业,而曹蕴分别担任前述三家公司董事长、董事、公司副总经理、合规风控负责人。

那么,吴群转让股权是被迫还是自愿?是否存在纠纷?至今仍是个谜。

曾为蓝盾光电控股股东的新盾投资于去年7月完成清算解散。去年4月,其股东黄艳、李娜、赵琳、曾年生将各自间接持有的蓝盾光电股份进行了转让,但定价存在差异,曾年生的转让价格为1.05元/注册资本,而其他三人均为1.16元/注册资本。

为何会存在差异,蓝盾光电也未做说明。

实控人资本布局 大举向市场抽血

据长江商报,1979年出生的袁永刚虽然只有40岁,却已纵横资本市场多年,手握数百亿资产。

据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除了控制A公司东山精密(002384.SZ)外,袁永刚为创业板公司元力股份(300174.SZ)第二大股东,还持股新三板公司帝瀚环保。此前,他还相继涉足过汇源通信、大港股份、新宁物流、华锦股份等10多家A股公司。

备受瞩目的是,2019年以来,随着A股市场转暖及改革深入推进,袁永刚动作频频。

除了投资收购安德利外,袁永刚频频向市场抽血。2019年以来,东山精密股价大幅上扬,袁永刚趁机高位减持套现,目前已套现约10亿元。

袁永刚、王文娟夫妇实际控制的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蓝盾光电)正在紧锣密鼓冲击A股IPO,拟募资4.74亿元。

除通过蓝盾光电IPO募资、大举减持东山精密等途径抽血外,袁永刚还频频推进东山精密股权融资向市场抽血。

与之相对的是,袁永刚回报给投资者的十分有限。作为袁氏家族产业根基,上市以来,东山精密股权融资56亿元,而派现仅2.2亿元。

安德利经营业绩不佳,借助并购而实现净利高速增长的东山精密或是暂时繁荣,蓝盾光电依赖补贴。被市场称为资本玩家的袁永刚,将如何面对?是玩财技还是真实实意做实业?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常福强